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拐个神女做娘子三 > 第五百章 最好的结局

第五百章 最好的结局

“新娘子到!”

所有人都惊讶的表情,毕竟都说的是初九,可今日才是初八,不得不说景玄这招的确是让大家措手不及。

“还好我们提前来了,要不然就错过了。”

“为什么要晚上成亲啊!”

“古人本来就是晚上成亲的。”

月半扶着苏诺进入大殿,白慕荷和白慕君赶紧帮忙撒花瓣,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花童,景尘则是将红包递给他们。

“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!”

“白头偕老,永结同心!”

“恭喜掌门!”

“恭喜景玄道长!”

“同喜!”

琴声响起,大殿上的所有人都燥动起来了,纷纷侧身看了看,以为是在大殿外,可是却什么都没有。

“好好听啊!”

“是阿离的琴声。”

“不!这不是阿离的琴声。”

沐离忧回头,长恨一身白色的仙袍,就像当年沐离忧继任小殿下后回仙之山时,长恨便是穿的这身仙袍来迎接她,沐离忧还调侃他,说他何时开始注意形象了。

“长恨师兄。”

“若儿。”

“见过太子殿下!”红花扶手行礼道。

“魔君也来凑热闹吗?!”

“本君向来喜欢热闹。”

长恨伸出手挽了一下沐离忧的头发,沐离忧笑了一下,将头发放下来,长恨总是喜欢这样,可能他就喜欢沐离忧将头发全部扎起来的时候,像仙之山弟子练习的时候。

“师父!”西望和寄风赶紧扶手行礼道。

“见过师公!”

“见过师尊!”

“不必多礼!”

“今日是景玄的婚礼,莫抢了他的风头。”

二白赶紧走了过来,程亦辰赶紧扶着二白,生怕沐离忧生气,直接让他回杭州。

“阿离。”

“若儿不介绍一下吗?!”

“这位是二白,若儿的夫君。”

沐离忧伸出手来,二白赶紧牵着沐离忧的手,红花侧过身去,欧月筱赶紧扶着红花的腰。

“阿离,我…”二白还没有说完,沐离忧伸出手扶着二白的嘴唇,二白一把将沐离忧拥在怀里,沐离忧伸出手拍拍二白的后背,二白这才放开沐离忧。

“长恨师兄应该先前往帝尊宫。”

“不急!”

长恨左右看了一眼,殿内好像已经没有位置了,西望也看了看,以为长恨在找什么。

“我坐哪里合适?!”

“师父自然要坐上座。”

“若儿呢?!”长恨侧身看了一眼沐离忧,沐离忧伸出手将红花拽过来,红花挥挥手,试意沐离忧不要带上她。

“那自然与长恨师兄一同入座了。”

“师父请!小师叔请!魔君请!”西望和寄风扶手行礼道。

长恨坐下来,沐离忧坐在长恨的左边,红花坐在沐离忧的右边,西望和寄风坐在长恨的右边,自然不敢坐下来。

“这不是若儿南宫里的一株药草吗?!”

红花看了看白术又看了看药奴,不知道长恨说的是谁,不过觉得可能更多的是药奴。

“不是长恨师兄带来人间的吗?!”

“我只是来人间瞧瞧,可有气息是否适合若儿修炼。”

“以为长恨师兄来晚了,没想到是我来晚了。”沐离忧调侃的说道。

“师父与小师叔说的是什么啊?!”西望压低声音问道。

“师父好像比小师叔还要早些来人间。”

“继续!”长恨挥挥手说道。

“十九…”

“小师叔…”

“景玄。”

“弟子在!”景玄扶手说道。

沐离忧起身来,景玄俯下身来,沐离忧伸出手拍拍景玄的肩膀,景玄再次俯下身,眼泪已经忍不住的流出来了。

“愿你与阿诺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“多谢小师叔!”

沐离忧扶着景玄的胳膊,景玄抬头看了一眼沐离忧,眼眶湿润起来,终究还是他输了,他还是留不住她。

景玄为沐离忧卜卦过一次,用他的半生修为查看了卦象,看到了沐离忧最后会殒命在千觞都,所以他想留下沐离忧,以苏诺的身体困住她的灵魂,让她留在月望山,就算用他剩下的修为去抵也在所难免。

“砰!”

天空出现了烟花,沐离忧抬头看了看,烟花真的很美,虽然只是一瞬间,在夜空中绽放的那一刻,仿佛它就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。

二白环绕四周,却没有看到沐离忧的身影,连红花也不见了,二白赶紧跑出大殿。

“阿离。”

沐离忧回头看了一眼,二白赶紧跑了过来,将沐离忧紧紧抱在怀里,沐离忧抬起来手拍拍二白的后背。

“二白,你回杭州吧!”

“我不走,我要留在这里,我要陪着你。”

“师父应该找到了魔灵,我要去千觞都,长恨师兄已经厉劫完成,我要尽快将魔族封印起来。”

“我陪你一起去!”

“花溪应该已经到萧家了。”

萧恩和程亦辰走了过来,沐离忧侧身看了一眼,阿灵和无白也走了过来。

“小五,带二白下山。”

“那你呢?!”

“我去一趟千觞都,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“我不走,我…”二白还没有说完,沐离忧伸出手打了一下二白的脖子,二白直接晕了过去,沐离忧将他扶着,程亦辰赶紧上前扶着二白。

“下山吧!”

“师娘早点回来!”

“好!”

程亦辰扶着二白走在前面,萧恩回头看了一眼沐离忧,沐离忧点点头。

“师父!”

“阿灵,你去妖域!”

“无白,你去鬼楼!”

“是!”阿灵和无白扶手说道。

沐离忧点点头,阿灵和无白扶手便消失不见了,沐离忧转身的那一刻,看到阁楼上的景玄,景玄也看到沐离忧。

“沐离忧,你可真忙啊!”

“如此才能出其不意。”

“他好像哭了。”

“可能是…猜到我们在戏弄他吧!”

“真是如此吗?!”

“也许吧!”

沐离忧扶手,手中出现了龙骨扇子,沐离忧扶动扇子走在前面,红花紧跟其后,景玄只能站在阁楼默默的看着她们离开月望山。

“她又怎会不知道你的心思?!”白术的声音响起了。

景玄回头,白术走了过来,将袖中的药盒拿出来递给景玄,这是以血玉入药,用他的血融化,白术发现血玉的气息进入沐离忧的身体,那一刻他就已经想到了办法。

“或许这是唯一的办法,也是我能为十九做的唯一一件事。”

“大师兄!”

景玄伸出手扶着白术,白术倒在地上,伸出手摸了摸,笑了笑,他好像看到了沐离忧向他走来。

“十九…”

“大师兄又何必如此…”

“你能为了十九耗费半生修为,我又怎能不可以啊?!”

“若是她…回来,我要如何与她交代!”

白术的手掉落在地上,身体散发着白色的气息,最后变成了一株药草,掉落的那一刻进入药炉里,药炉也掉落在地上。

沐离忧突然睁开眼来,周围的一切历历在目,仿佛就像刚发生一样,原来她从未离开千觞都,不过是云宫的神树耗尽上万年的修为,让她的灵魂出窍,可她最后还是选择回来了。

“沐离忧,你看他是谁!”

南暮扶手,九卿出现在面前,沐离忧赶紧上前,面前却出现了结界,原来九卿被困在结界里。

“皇叔!”沐离忧拼命的拍打着结界,可任由沐离忧怎么拍打,九卿依然听不见。

“听说九音和九卿可是忧儿身后的大人物,如今一个神魂俱灭,一个自身难保,不知道忧儿要如何是好?!”

“就算只剩本君一个人,本君也要将魔尊封印!”

“真是佩服忧儿!”

沐离忧侧身看了一眼,山下的魔将涌现出来,妖兽也纷纷显身,上神纷纷出现与之抗衡,千夜扶手,带着千影他们下山去了。

南暮背手说道:“如此壮观的场景,可惜不过是在垂死挣扎!”

沐离忧扶动双手,用内力千里传音,上空出现了一股金色的光芒。

“众上神接旨!”

“小神听旨!”上神纷纷扶手说道。

“魔族重现,恐冲破结界,届时天下定会大乱,众上神务必竭尽全力,守护结界!”

“天君尽管放心,尔等务必守好结界!”

沐离忧扶手便进入了结界,南暮伸出手却还是晚了一步,南暮邪魅一笑,其实他早就知道沐离忧会来的,不过是利用结界困住沐离忧罢了。

魔尊居然恢复了,原来他居然利用清秋威胁萧炎陵,萧炎陵不得不照办,前往交界处将那棵大树砍断,可惜魔尊并不甘于那一点点的力量,居然将上林和上清的力量吸走。

“魔尊的力量比以前更强大了!”

“不可助魔族的势气,灭我神族的威风!”

“浮生上神!”

“千觞都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,仙门弟子留守在外围,我们绝不能让魔族冲出结界。”

“是!”

石头巨人跳了下来,神将赶紧扶动手中的长矛,天司从石头巨人身上跳下来。

“天司星君!”

“他是…”

“他体内有魔灵,而且魔扇也在他手里。”

“地君呢?!”

“地君被南暮上神所抓!”

“南暮上神!”

“嘶嘶…”

南暮扶手便出现在地面,身后跟着千夜和千影姐妹,黑色大蛇甩动着尾巴,将神将直接缠绕住。

“吼吼…”

阿蛮伸出手扶着嘴,嘴里吐出来的火直接将黑色大蛇燃成灰烬,千影变成黑色大蛇带着千夜快速的离开了。

“阿蛮,你这做什么?!”

“看不惯罢了!”阿蛮抱着双手说道。

沐离忧飞身过来,扶动龙骨剑,龙骨剑的剑气将魔将逼退,魔尊扶动双手,手中出现了一股黑色的球,越来越大。

“离忧,小心!”

浮生飞身出现在沐离忧面前,将那股强大的力量挡住,沐离忧赶紧扶着浮生,浮生倒在地上,一头白发。

“浮生!”

沐离忧扶着浮生,战凌挥动手中的长矛,青木带着神将将沐离忧包围起来。

“浮生…”

“离…离忧…”

浮生紧紧的抓住沐离忧的手,从袖中拿出来了一支簪子,这是浮生亲手做的,沐离忧接过簪子,紧紧的握着。

“离…离忧,你…你要好…好…”

“我…我在上殿等了你好久好久…”

“浮生!对不起!”沐离忧眼泪忍不住掉下来。

“天君快走!”

“沐离忧,这种滋味很难受吧!别急啊!你看看他是谁!”

魔尊扶手,九卿被一股力量困住,魔尊正在吸噬九卿的力量,不!是在将魔气渡给九卿,他想要九卿成魔。

“地君!”

“若…若儿…”

“皇叔…”

“若儿…你要…好好…”

九卿痛苦的表情,慢慢的抬起手来,魔尊似乎猜到他要做什么,扶了一下手,直接将九卿的胳膊卸下来。

“皇叔,我已经没有父君和娘亲了,不能…不能再没有你…”

“若儿…你要好好…活着…”

九卿笑了一下,伸出手做着手势,这个动作就好像在抚摸沐离忧一样,九卿体内的内丹飞出来,直接进入沐离忧体内,原来沐离忧体内是九卿的半颗内丹。

“皇叔!”沐离忧大声喊道。

“地君!”

“啊!”沐离忧大声尖叫起来。

沐离忧缓缓起身来,青木看到沐离忧的样子,有些心疼不已,绾青司和南初为了保住护都,自毁内丹,与护都下面的魔兽同归于尽,浮生也死了,如今连九卿也不在了。

沐离忧扶手,手中出现了手镯,沐离忧戴在手腕上,沐离忧扶手飞身在空中,低头看了一眼地面,神将死伤无数,沐离忧扶动双手,一股红色的力量将她包围起来。

“别再执着了,神族将不复存在!”

“就算只剩一口气,我们也要战斗到底!”

“还有我们!”

沐离忧一身红色的衣服出现,眼神里都是杀气,手握龙骨剑,直接杀出一条血路来,直击魔尊,长风扶动手中的噬血剑,沐离忧挥动龙剑快速的出现在长风身后,长风还没有反应过来,直接倒在地上。

“她…她居然用了禁术。”

“噗噗…”南暮吐了一口血。

“蠢货!”南暮伸出手捂着胸口,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南初居然会自毁内丹,而她们是同命令相连,南初活不了,南暮也活不成的,体内的业火流失着,南暮侧身看了一眼沐离忧,魔将将沐离忧包围起来,沐离忧邪魅一笑,扶动双手,魔将瞬间灰飞烟灭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四面八方的神兽纷纷飞向千觞都,自毁内丹化为力量进入沐离忧体内,沐离忧扶了一下手,手中出现了神女剑,神女剑居然恢复了,原来神女的力量不单是来自人间,还有世间万物。

“本尊修炼几万年,为的就是今日!”

沐离忧扶动神女剑和魔尊打在一起,魔尊居然使用归元大方,将魔将的力量吞噬成为自己的力量。

“快!”

楚析和楚默带着神山的凤凰纷纷飞向千觞都,楚析和楚析看准时机,自毁内丹,强大的力量进入沐离忧体内,沐离忧额间的长印出现了,眼睛里都是红色的。

“本尊不会输的!”

“不…不可能!”

魔尊低头,神女剑刺进他的身体,沐离忧转动着神女剑,将魔尊逼退了好几步,沐离忧将神女剑抽出来,魔尊倒在地上,魔将瞬间灰飞烟灭。

“我们赢了!”

沐离忧使用了神力,又使用了禁术,身体承受不了,用神女剑扶着地面。

“噗噗…”沐离忧吐了一口血。

“天君!”

“主人!”

一只彩色大鸟飞向沐离忧,在快要靠近沐离忧的时候,彩色大鸟展动翅膀,转身变成内丹散落下来,云雀是在用自己的内丹替沐离忧疗伤。

“雀儿!”

沐离忧伸出手来,可却虚弱的倒在地上,沐离忧突然笑了起来,九卿和九音不在,没有人再帮她疗伤了,帝尊将全身修为渡给沐离忧,她才得以与魔尊抗衡。

“二…二白…”

“娘亲!”

“阿离!”

沐离忧伸出手,她看到了二白向自己跑来,以为是幻觉,可这的确是真实的,拾星和鱼尾发现了小妖们的力量消失了,就猜到出事了,赶紧带二白前往千觞都。

“阿离…”二白赶紧将沐离忧抱在怀里,沐离忧嘴角流了很多血,韩暮用袖子擦了擦沐离忧的嘴角,林朝紧紧的抓着沐离忧的袖子。

“娘亲!”

“不…不哭…”

“阿离…”二白哽咽的说不出话来,二白将沐离忧紧紧的抱在怀里,沐离忧强撑着,伸出手摸了摸二白的脸。

“你…要好好…照顾阿朝…和阿暮…”

“阿离!”

沐离忧周身散发着红色的气息,二白伸出手却还是没有抓住,沐离忧用元神血祭生死簿,以此镇压在魔族与妖族的交界处。

此次大战,神族损失惨重,所幸魔族并未冲破封印,千觞都的黄沙消失不见,反而出现了湖畔,或许是上神们的气息净化了魔气,湖中央出现了一座大石头,像无字天书,其实是生死簿。

长恨回到天宫继任天君,林朝成了地君,韩暮成了小殿下,原来帝尊最喜欢的是绾青司,自然就很喜欢沐离忧这个孙女,在仙之山时,在浅笙一梦时,帝尊都在她身边保护她,连云宫的阿翁也是帝尊派去照顾沐离忧的。

景玄一头白发,手里拿着一个药炉,站在那块大石头上,注视着远方,石头缝隙里生长出一棵药草,像玉一样,又有些像白术,身后跟着景小黑,他还是收景小黑为徒了。

若离坊关门了,凌水阁也消失不见了,离国饭店也转让出去了,连名字都换了,若离客栈也拆了,古城关门了,人间的一切就好像被抺掉了。

千觞都如今已改为云都,二白留在了云都,沐离忧不在了,他的诅咒也消失不见了,元翊的内丹进入他身体里,虽然只是仙上,可他能够一直留在在云都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拐个神女做娘子三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拐个神女做娘子三最新章节。